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分享本文至:
  • Plurk
  • twitter

鑑於國人近兩年吸菸率下降有限,青少年吸菸率居高難下,為進一步保障國人免於菸害,衛生署署長邱文達日前表示,將會適度調高菸捐;並正審慎評估調漲的幅度與時間。

依「菸害防制法」第4條規定,菸品應徵健康福利捐(以下簡稱菸捐);其金額由中央主管機關及財政部每二年邀集財政、經濟、公共衛生及相關領域學者專家,進行評估,認有其金額調高必要時,則應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審查通過。

菸害成癮有嚴重的階級不平等,弱勢族群受害最深!
國民健康局局長邱淑媞表示,菸害成癮具有嚴重的階級不平等現象,弱勢勞工是菸害成癮受害最深的族群!

根據97年成人吸菸行為調查,18-39歲男性吸菸率為39%,其中,不同教育程度之吸菸率,又存在非常大的落差,教育程度越低者,吸菸率越高!97年18-39歲男性教育程度大學或以上者,吸菸率僅有22.5%,但高中職教育程度者吸菸率有41.6%,而育程度在國中或國中以下者,吸菸率竟然高達70.7%!

此外,由於家庭不在禁菸法令管轄範圍,菸害的階級不平等,不只是當事人受害,他們的妻子、孩子、父母…,所有同住的家人,都比高社經階層者,受到更多的二手菸和三手菸危害。弱勢者因弱勢而吸菸,因吸菸而病,導致更加貧窮,影響到下一代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而且在吸菸的環境長大,更容易學會吸菸,也使得階級不平等的悲劇,代代相傳,傷害深遠!

菸捐有效,弱勢族群受益最大!
幸好,弱勢族群也是調漲菸捐的最主要受益者。98年菸捐由10元調高至20元,比較18-39歲男性吸菸率在97到100年之間的變化,可發現,100年18-39歲男性吸菸率由39%降為34.8%,降低4.2%,大約是原來吸菸率的一成一;而各教育程度的青壯男性中,教育程度越低者,降幅越大,尤其以國中或以下教育程度者,受益最大!國民健康局統計指出,大學或以上程度的18-39歲男性,吸菸率在97年和100年由22.5%降為20.6%,減少1.9%,下降比率為8.5%;高中職教育程度者,吸菸率由41.6%降為37.5%,減少4.1%,下降比率為9.9%;教育程度在國中或國中以下的弱勢族群,吸菸率由70.7%降為60.7%,減少10.0%,下降比率高達14.1%,效益遠比教育程度在大學或以上者高!

菸捐具多重效益,照顧弱勢族群,利多最多!
國民健康局指出,菸捐第一個、也是最直接的效益就是降低吸菸率。不僅如此,它還有其他好幾層的效益。

第二個效益就是對消費者的告知與保護。菸捐的額度列印在菸盒上,具有明確告知與保護消費者的意義,讓民眾知道,菸是有害物品,因此必須課菸捐,能不抽就不抽,不然,也儘量少抽。

第三個效益是提撥作為幫助弱勢者戒菸的財源。正因為弱勢民眾受害最深,卻又難以負擔戒菸費用,因此政府提撥菸捐收入,對於有戒菸意願的吸菸者,比照各種慢性病的給付模式,由國民健康局給付戒菸服務,以專業力量,協助弱勢民眾成功戒菸,脫離菸癮的束縛和傷害,同時也減少因吸菸造成的健保支出,全民受益。

第四個效益是促進健保的公平和永續。保守估計,每年因菸害造成的額外健保開銷約300億元,這些開銷完全由社會大眾及政府來負擔,並不公平。因此,若吸菸者選擇繼續吸菸,應承擔一部份的責任,在買菸時,課以菸捐,並提撥相當比例作健保安全準備金,使健保制度更加公平永續。

第五個效益是增進弱勢福利與保護國民健康。菸害防制法第四條規定,菸品健康福利捐之用途包括:健保安全準備金(亦即合理分擔因吸菸造成之額外健保支出)、補助經濟困難者之健保費、中央與地方之菸害防制(包括幫助吸菸者戒菸)、癌症防治、提升醫療品質、補助醫療資源缺乏地區、罕見疾病等之醫療費用、衛生保健、社會福利、私劣菸品查緝、防制 菸品稅捐逃漏、菸農及相關產業勞工之輔導與照顧等。因此,對所有防制與弱勢照護,具有全面性的社會效益。

先進國家以高菸價保護國民,臺灣將成自由貿易下的國際弱勢者
 國民健康局指出,比較歐美先進國家與臺灣在菸價與人均所得的比率,可發現,各先進國家,包括挪威、紐西蘭、加拿大、新加坡、芬蘭……,其菸價是臺灣的3-6倍之高,遠超過其人均所得與臺灣的比值,這些國家之民主、人權與經濟發展程度,並不低於臺灣,他們以超高的菸價保護其國內民眾,值得我國警惕!

菸品走私,與查緝及管理強度較有關,非由菸價決定
 至於若調高菸捐,會不會助長菸品走私?國民健康局再次強調,走私是取決於查緝與管理強度,而非菸價!

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架構公約第15條要求締約方可透過加強跨國合作,共同防堵菸品之走私,並透過菸品銷售流程之行政管理及監測,防止私劣菸品進入消費市場。國際經驗顯示,菸品走私顯然與執法有更密切的關聯,防杜菸品走私,應從嚴格查緝非法菸品著手,不宜因噎廢食,採低菸價政策。

事實上,高比例的走私經常是發生在菸價低的地方,更顯見價格並非走私唯一或最重要的因素。相反的, 調高菸捐更有經費可加強查緝、國際合作及相關管理。我國目前每年即從菸捐提撥約3億元作為私菸查緝之用,若調高菸捐,亦將持續提撥足夠經費,加強查緝。

保護青少年與弱勢國民健康,衛生署審慎評估菸捐調漲幅度與時間
國民健康局指出,吸菸不僅傷害自己、減損荷包,菸害更具有強烈的外部性,會傷害其他人,造成龐大的健保支出,還會折損社會生產力,以及對弱勢者加重社會不平等。我國菸價與國際相比嚴重偏低,必須嚴防臺灣成為國際菸害防制的弱勢族群!

但公共政策亦須考量其時機與社會接受度。衛生署將會從保護民眾健康的角度,審慎評估菸捐合理的額度與時機,並就相關程序,參酌各界意見,循序進行。

弱勢族群是菸害成癮最主要受害者,也是菸捐最重要的受益者! 衛生署呼籲:愛他,請勿害他!

鑑於國人近兩年吸菸率下降有限,青少年吸菸率居高難下,為進一步保障國人免於菸害,衛生署署長邱文達日前表示,將會適度調高菸捐;並正審慎評估調漲的幅度與時間。

依「菸害防制法」第4條規定,菸品應徵健康福利捐(以下簡稱菸捐);其金額由中央主管機關及財政部每二年邀集財政、經濟、公共衛生及相關領域學者專家,進行評估,認有其金額調高必要時,則應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審查通過。

菸害成癮有嚴重的階級不平等,弱勢族群受害最深!
國民健康局局長邱淑媞表示,菸害成癮具有嚴重的階級不平等現象,弱勢勞工是菸害成癮受害最深的族群!

根據97年成人吸菸行為調查,18-39歲男性吸菸率為39%,其中,不同教育程度之吸菸率,又存在非常大的落差,教育程度越低者,吸菸率越高!97年18-39歲男性教育程度大學或以上者,吸菸率僅有22.5%,但高中職教育程度者吸菸率有41.6%,而育程度在國中或國中以下者,吸菸率竟然高達70.7%!

此外,由於家庭不在禁菸法令管轄範圍,菸害的階級不平等,不只是當事人受害,他們的妻子、孩子、父母…,所有同住的家人,都比高社經階層者,受到更多的二手菸和三手菸危害。弱勢者因弱勢而吸菸,因吸菸而病,導致更加貧窮,影響到下一代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而且在吸菸的環境長大,更容易學會吸菸,也使得階級不平等的悲劇,代代相傳,傷害深遠!

菸捐有效,弱勢族群受益最大!
幸好,弱勢族群也是調漲菸捐的最主要受益者。98年菸捐由10元調高至20元,比較18-39歲男性吸菸率在97到100年之間的變化,可發現,100年18-39歲男性吸菸率由39%降為34.8%,降低4.2%,大約是原來吸菸率的一成一;而各教育程度的青壯男性中,教育程度越低者,降幅越大,尤其以國中或以下教育程度者,受益最大!國民健康局統計指出,大學或以上程度的18-39歲男性,吸菸率在97年和100年由22.5%降為20.6%,減少1.9%,下降比率為8.5%;高中職教育程度者,吸菸率由41.6%降為37.5%,減少4.1%,下降比率為9.9%;教育程度在國中或國中以下的弱勢族群,吸菸率由70.7%降為60.7%,減少10.0%,下降比率高達14.1%,效益遠比教育程度在大學或以上者高!

菸捐具多重效益,照顧弱勢族群,利多最多!
國民健康局指出,菸捐第一個、也是最直接的效益就是降低吸菸率。不僅如此,它還有其他好幾層的效益。

第二個效益就是對消費者的告知與保護。菸捐的額度列印在菸盒上,具有明確告知與保護消費者的意義,讓民眾知道,菸是有害物品,因此必須課菸捐,能不抽就不抽,不然,也儘量少抽。

第三個效益是提撥作為幫助弱勢者戒菸的財源。正因為弱勢民眾受害最深,卻又難以負擔戒菸費用,因此政府提撥菸捐收入,對於有戒菸意願的吸菸者,比照各種慢性病的給付模式,由國民健康局給付戒菸服務,以專業力量,協助弱勢民眾成功戒菸,脫離菸癮的束縛和傷害,同時也減少因吸菸造成的健保支出,全民受益。

第四個效益是促進健保的公平和永續。保守估計,每年因菸害造成的額外健保開銷約300億元,這些開銷完全由社會大眾及政府來負擔,並不公平。因此,若吸菸者選擇繼續吸菸,應承擔一部份的責任,在買菸時,課以菸捐,並提撥相當比例作健保安全準備金,使健保制度更加公平永續。

第五個效益是增進弱勢福利與保護國民健康。菸害防制法第四條規定,菸品健康福利捐之用途包括:健保安全準備金(亦即合理分擔因吸菸造成之額外健保支出)、補助經濟困難者之健保費、中央與地方之菸害防制(包括幫助吸菸者戒菸)、癌症防治、提升醫療品質、補助醫療資源缺乏地區、罕見疾病等之醫療費用、衛生保健、社會福利、私劣菸品查緝、防制 菸品稅捐逃漏、菸農及相關產業勞工之輔導與照顧等。因此,對所有防制與弱勢照護,具有全面性的社會效益。

先進國家以高菸價保護國民,臺灣將成自由貿易下的國際弱勢者
 國民健康局指出,比較歐美先進國家與臺灣在菸價與人均所得的比率,可發現,各先進國家,包括挪威、紐西蘭、加拿大、新加坡、芬蘭……,其菸價是臺灣的3-6倍之高,遠超過其人均所得與臺灣的比值,這些國家之民主、人權與經濟發展程度,並不低於臺灣,他們以超高的菸價保護其國內民眾,值得我國警惕!

菸品走私,與查緝及管理強度較有關,非由菸價決定
 至於若調高菸捐,會不會助長菸品走私?國民健康局再次強調,走私是取決於查緝與管理強度,而非菸價!

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架構公約第15條要求締約方可透過加強跨國合作,共同防堵菸品之走私,並透過菸品銷售流程之行政管理及監測,防止私劣菸品進入消費市場。國際經驗顯示,菸品走私顯然與執法有更密切的關聯,防杜菸品走私,應從嚴格查緝非法菸品著手,不宜因噎廢食,採低菸價政策。

事實上,高比例的走私經常是發生在菸價低的地方,更顯見價格並非走私唯一或最重要的因素。相反的, 調高菸捐更有經費可加強查緝、國際合作及相關管理。我國目前每年即從菸捐提撥約3億元作為私菸查緝之用,若調高菸捐,亦將持續提撥足夠經費,加強查緝。

保護青少年與弱勢國民健康,衛生署審慎評估菸捐調漲幅度與時間
國民健康局指出,吸菸不僅傷害自己、減損荷包,菸害更具有強烈的外部性,會傷害其他人,造成龐大的健保支出,還會折損社會生產力,以及對弱勢者加重社會不平等。我國菸價與國際相比嚴重偏低,必須嚴防臺灣成為國際菸害防制的弱勢族群!

但公共政策亦須考量其時機與社會接受度。衛生署將會從保護民眾健康的角度,審慎評估菸捐合理的額度與時機,並就相關程序,參酌各界意見,循序進行。

瀏覽數:2351
修改日:2015/01/26 發布日:2012/08/17
看完本篇主題後,您的感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