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分享本文至:
  • Plurk
  • twitter

台東聖母醫院泰源健康活力站學員們熱中歌舞,年紀雖「資深」,心情卻很青春,學員們最常說:「不會跳舞的人,可以去領殘障手冊!」

 

去年活力站以謝金燕的「姊姊」參賽,一舉奪冠;今年他們更有信心,自己尋找適合部落風情的組曲,自己編舞、設計服裝,希望今年能夠在台上一展所長。泰源健康活力站於九月五日參加國民健康署於宜蘭舉辦的2014樂齡一世 阿公阿嬤動起來東區競賽。

 

聖母醫院社工員簡志龍說,泰源活力站才成立一年,去年就以「姊姊」拿下健康署活力秀冠軍,目前約有五十位學員,年齡從五十五歲到九十三歲都有,老人家在自辦的課程中找到自我的價值,每周兩天、每次四小時的律動,讓他們老態盡去。

 

班上的老大姊李英妹今年九十三歲,子孫都在外地,一個人獨居。她說,過去沒有活力站,在家的活動就是喝酒、昏睡和胡思亂想,有時甚至日夜不分,參加活力站之後,讓她找到生活的重心,如今要參加比賽,她雖然不能久站,卻堅持不缺席,「別人可以跳,我也行!」

 

她說,剛開始的時候,她整個人病懨懨,有氣無力,但為了參加這次比賽,她跟著大家唱歌跳舞,「雖然不能久站,但是扭一扭還是沒有問題的。」她覺得目前的活動還是太少,下課後回家還是睡覺,「能不能整天都上課?」

 

八十歲的高金木行動不便,卻也很期待比賽。他說,他剛參加的時候,還要拿四角枴,如今已經可能單手拿拐杖走動,「很多人年紀大了就覺得動不了,其實都是自己給自己障礙,我們也可以像年輕人一樣!」

 

高金木說,跳舞就是他的復健方式,根本不必上醫院,而且大家在一起,除了歌舞,也討論部落的事務,和他早年記憶的情景一模一樣,也讓他感動。

 

八十五歲的泰源部落頭目李新木說,過去在家裡只能夫妻對看,無聊透頂,他常騎車看部落有沒有活動可參加,如今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和大家一起動起來。七十歲的班長高初妹則說,愈跳舞愈健康,她天天都很快樂。

 

學員們說,過去雖然喜歡唱歌跳舞,卻從來不知道全台灣竟然還有那麼多的同好,老人家一向被認為沒用,他們卻發現自己的價值,不僅在歌舞,也在日常生活上發現,「能跳舞就代表行動夠敏捷,只要行動方便,還有什麼做不到的呢?」

 

社工簡志龍說,今年學員們的舞蹈取材都非常在地,從鄉內近年風行的衝浪,到傳統的三仙台故事,舞蹈也不拘泥於現代或傳統,完全自編,舞步可以面對面彎腰打招呼,也能做體操,他們跳舞自得其樂,「能拿獎當然最好,就算沒拿到,也享受到了快樂。」

 

因為有參加比賽的共同目標,這些學員不僅是個班級,也是家人,常安排全班到彼此之間的廣場串門子,也讓他們感情更親密,有時聊八卦,有時討論課程,有時改進舞步,在音樂的律動之中,他們找到了年輕的自己。

台東聖母醫院泰源健康活力站

台東聖母醫院泰源健康活力站學員們熱中歌舞,年紀雖「資深」,心情卻很青春,學員們最常說:「不會跳舞的人,可以去領殘障手冊!」

 

去年活力站以謝金燕的「姊姊」參賽,一舉奪冠;今年他們更有信心,自己尋找適合部落風情的組曲,自己編舞、設計服裝,希望今年能夠在台上一展所長。泰源健康活力站於九月五日參加國民健康署於宜蘭舉辦的2014樂齡一世 阿公阿嬤動起來東區競賽。

 

聖母醫院社工員簡志龍說,泰源活力站才成立一年,去年就以「姊姊」拿下健康署活力秀冠軍,目前約有五十位學員,年齡從五十五歲到九十三歲都有,老人家在自辦的課程中找到自我的價值,每周兩天、每次四小時的律動,讓他們老態盡去。

 

班上的老大姊李英妹今年九十三歲,子孫都在外地,一個人獨居。她說,過去沒有活力站,在家的活動就是喝酒、昏睡和胡思亂想,有時甚至日夜不分,參加活力站之後,讓她找到生活的重心,如今要參加比賽,她雖然不能久站,卻堅持不缺席,「別人可以跳,我也行!」

 

她說,剛開始的時候,她整個人病懨懨,有氣無力,但為了參加這次比賽,她跟著大家唱歌跳舞,「雖然不能久站,但是扭一扭還是沒有問題的。」她覺得目前的活動還是太少,下課後回家還是睡覺,「能不能整天都上課?」

 

八十歲的高金木行動不便,卻也很期待比賽。他說,他剛參加的時候,還要拿四角枴,如今已經可能單手拿拐杖走動,「很多人年紀大了就覺得動不了,其實都是自己給自己障礙,我們也可以像年輕人一樣!」

 

高金木說,跳舞就是他的復健方式,根本不必上醫院,而且大家在一起,除了歌舞,也討論部落的事務,和他早年記憶的情景一模一樣,也讓他感動。

 

八十五歲的泰源部落頭目李新木說,過去在家裡只能夫妻對看,無聊透頂,他常騎車看部落有沒有活動可參加,如今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和大家一起動起來。七十歲的班長高初妹則說,愈跳舞愈健康,她天天都很快樂。

 

學員們說,過去雖然喜歡唱歌跳舞,卻從來不知道全台灣竟然還有那麼多的同好,老人家一向被認為沒用,他們卻發現自己的價值,不僅在歌舞,也在日常生活上發現,「能跳舞就代表行動夠敏捷,只要行動方便,還有什麼做不到的呢?」

 

社工簡志龍說,今年學員們的舞蹈取材都非常在地,從鄉內近年風行的衝浪,到傳統的三仙台故事,舞蹈也不拘泥於現代或傳統,完全自編,舞步可以面對面彎腰打招呼,也能做體操,他們跳舞自得其樂,「能拿獎當然最好,就算沒拿到,也享受到了快樂。」

 

因為有參加比賽的共同目標,這些學員不僅是個班級,也是家人,常安排全班到彼此之間的廣場串門子,也讓他們感情更親密,有時聊八卦,有時討論課程,有時改進舞步,在音樂的律動之中,他們找到了年輕的自己。

瀏覽數:2297
發布單位: 慢性疾病防治組
修改日:2015/01/28 發布日:2015/01/28
看完本篇主題後,您的感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