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分享本文至:
  • Plurk
  • twitter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WHO)統計資料顯示,西元2000年全球計有一億八千五百萬視障人口,其中四千五百萬為失明者。WHO同時預估,隨著疾病型態、人口結構等之改變,若無相關防治措施介入,西元2020年全球視障及失明人口將成「倍數」成長。 大部份視障人口應屬於較落後之開發中國家;而其中百分之八十的視障是可預防的。因此數十年來,WHO以「防盲」(Prevention of Blindness, PBL)為切入點,利用NGO國際防盲組織(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the Prevention of Blindness, IAPB),整合各方面之資源,持續推動區域性防盲計畫;其主要運作方式則是透過基層眼科醫療保健(Primary Eye Care, PEC)的觀念與體系,培育各會員國之眼科公共衛生及眼科醫療照護管理(Eye Care Management, ECM)人才,規劃並推展各會員國之防盲計畫,有時亦利用國際多邊合作關係達到防盲工作之目標,長久推廣至今,已階段性地逐一解決發展中國家營養性、傳染性、白內障等視力健康問題。 近幾年來在泰國舉辦的Korat Course即為一例,其目的就是要教育或訓練眼科醫師及視力保健衛生行政人員如何從流行病學的角度檢視眼科的重症 --- 失明及低視力。以公共衛生的策略與管理手法,解決各現有之致盲疾病,並推估未來可能發生的致盲疾病加以預防,因此課程內容偏重於眼科疾病生物統計、流行病學、管理學、衛生系統之建立、基層醫療保健/基層眼科照護/失明預防(PHC/PEC/PBL)之整合及國家衛生計畫之規劃與執行。 此外,由於全球人口的老齡化,非傳染性眼疾(Non-Communicable Eye Diseases)的視力健康需求與年遽增:例如糖尿病網膜症、青光眼、老年性視網膜和/或黃斑部病變等。於是WHO在本世紀初提出以社區眼科學(Community Ophthalmology)之理念,於社區建構周全性(含初級、二級、三級預防)之視力健康照護系統,以達Vision 2020-Healthy Eye City之終極目標。 國外近幾年來幾項大型的調查研究指出:「年齡」在造成失明及視力減弱(visual impairment)的原因中,是最重要的因素。例如澳洲The Blue Mountains Eye Study發現視力減弱的情形由49至54歲族群的0.8%,隨年齡增加,到85歲以上視力減弱的盛行率可以達到42%,其中約半(45%)可藉光學鏡片改善視力,增加視力表三行以上者達13%;而美國的Baltimore Eye Survey也有相近的發現。 可見許多中老年人的視力問題常被忽視,主要原因可能是一般會想說年紀大,體力不如前,視力當然也不行了,故認為視力不夠好是本來就該如此的,所以未去理它。 反觀台灣方面,隨著社會經濟、醫療科技、人口結構、流行病學等之發展,數十年來,我國先後完成營養性眼疾病防治、砂眼防治、學童近視防治、學前兒童斜弱視篩檢、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等階段性防盲工作。依據WHO的資料,台灣已邁入眼科醫療照護發展之第四階段;非傳染性眼疾病期,包括糖尿病視網膜病變、青光眼、老年性黃斑部病變、職業性眼傷害等。 隨著生活水準與醫療衛生長足的進步,國人平均壽命的延長,2000年台灣65歲以上人口已達8.6%;而老年人口的持續增加,推估到2020年,我國老年人口將高達14%;此人口結構的改變,將導致流行病學的異動,非傳染性眼疾的重要性將擴大國人視力健康照護之需求。而隨著台灣經濟的變遷,也會帶動醫療科技和體系的變化,如何善用眼科醫師之力量,結合社區資源,推動社區眼疾防治和視力保健工作,將成為我們共同的責任。

基層眼科醫療保健(Primary Eye Care, PEC)的觀念與體系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WHO)統計資料顯示,西元2000年全球計有一億八千五百萬視障人口,其中四千五百萬為失明者。WHO同時預估,隨著疾病型態、人口結構等之改變,若無相關防治措施介入,西元2020年全球視障及失明人口將成「倍數」成長。 大部份視障人口應屬於較落後之開發中國家;而其中百分之八十的視障是可預防的。因此數十年來,WHO以「防盲」(Prevention of Blindness, PBL)為切入點,利用NGO國際防盲組織(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the Prevention of Blindness, IAPB),整合各方面之資源,持續推動區域性防盲計畫;其主要運作方式則是透過基層眼科醫療保健(Primary Eye Care, PEC)的觀念與體系,培育各會員國之眼科公共衛生及眼科醫療照護管理(Eye Care Management, ECM)人才,規劃並推展各會員國之防盲計畫,有時亦利用國際多邊合作關係達到防盲工作之目標,長久推廣至今,已階段性地逐一解決發展中國家營養性、傳染性、白內障等視力健康問題。 近幾年來在泰國舉辦的Korat Course即為一例,其目的就是要教育或訓練眼科醫師及視力保健衛生行政人員如何從流行病學的角度檢視眼科的重症 --- 失明及低視力。以公共衛生的策略與管理手法,解決各現有之致盲疾病,並推估未來可能發生的致盲疾病加以預防,因此課程內容偏重於眼科疾病生物統計、流行病學、管理學、衛生系統之建立、基層醫療保健/基層眼科照護/失明預防(PHC/PEC/PBL)之整合及國家衛生計畫之規劃與執行。 此外,由於全球人口的老齡化,非傳染性眼疾(Non-Communicable Eye Diseases)的視力健康需求與年遽增:例如糖尿病網膜症、青光眼、老年性視網膜和/或黃斑部病變等。於是WHO在本世紀初提出以社區眼科學(Community Ophthalmology)之理念,於社區建構周全性(含初級、二級、三級預防)之視力健康照護系統,以達Vision 2020-Healthy Eye City之終極目標。 國外近幾年來幾項大型的調查研究指出:「年齡」在造成失明及視力減弱(visual impairment)的原因中,是最重要的因素。例如澳洲The Blue Mountains Eye Study發現視力減弱的情形由49至54歲族群的0.8%,隨年齡增加,到85歲以上視力減弱的盛行率可以達到42%,其中約半(45%)可藉光學鏡片改善視力,增加視力表三行以上者達13%;而美國的Baltimore Eye Survey也有相近的發現。 可見許多中老年人的視力問題常被忽視,主要原因可能是一般會想說年紀大,體力不如前,視力當然也不行了,故認為視力不夠好是本來就該如此的,所以未去理它。 反觀台灣方面,隨著社會經濟、醫療科技、人口結構、流行病學等之發展,數十年來,我國先後完成營養性眼疾病防治、砂眼防治、學童近視防治、學前兒童斜弱視篩檢、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等階段性防盲工作。依據WHO的資料,台灣已邁入眼科醫療照護發展之第四階段;非傳染性眼疾病期,包括糖尿病視網膜病變、青光眼、老年性黃斑部病變、職業性眼傷害等。 隨著生活水準與醫療衛生長足的進步,國人平均壽命的延長,2000年台灣65歲以上人口已達8.6%;而老年人口的持續增加,推估到2020年,我國老年人口將高達14%;此人口結構的改變,將導致流行病學的異動,非傳染性眼疾的重要性將擴大國人視力健康照護之需求。而隨著台灣經濟的變遷,也會帶動醫療科技和體系的變化,如何善用眼科醫師之力量,結合社區資源,推動社區眼疾防治和視力保健工作,將成為我們共同的責任。
瀏覽數:8891
發布單位: 婦幼健康組
修改日:2015/01/29 發布日:2015/01/29
看完本篇主題後,您的感覺如何?
意見
調查